“109惨案”后的甘肃庄浪交通乱象调查

时间:2019-11-30 08:01来源:新闻动态
2014年11月12日上午10点左右,67岁的老人李接风在院子里收拾从地里收回的玉米,老人的13岁的孙子高乾(化名)则在一间四面透风的房间里发 呆,情绪哀伤而复杂。这一天是甘肃庄浪农民

  2014年11月12日上午10点左右,67岁的老人李接风在院子里收拾从地里收回的玉米,老人的13岁的孙子高乾(化名)则在一间四面透风的房间里发 呆,情绪哀伤而复杂。这一天是甘肃庄浪农民高连仓非正常死亡入殓的第35日。也就是民间所说的“五七”。作为高连仓的母亲,老人李接风未来将要独自去山里 种地,春夏秋冬,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院子;作为儿子,高乾未来将承担他这个年龄不该承担的压力。

  “叔叔,我爸爸死得很惨,”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早晨的时候,13岁的高乾很小声地跟记者说了这样一句话,直到日落西山,除了上厕所孩子掀开自家屋帘走出房间,其余时间都在一个人安静的坐着。

  李接风在忙完农活之后,则开始做饭,打扫院子,正房关于高连仓所有痕迹的物品全部被亲戚藏了起来。李接风至今不愿回忆:“像一把刀扎在心上。”一秒一秒地熬着过。

  偶尔的时候,她则一边流泪一边喃喃自语:“连仓去哪里了,连仓去哪里了?”然后就无力的趴在炕沿上,哽咽着“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高乾口中所说的“我爸爸死得很惨,”源于其父亲高连仓所遭遇的一次车祸,即被当地人所说的“10.9惨案”。

  2014年10月9日中午,为了赶在入冬前住进新盖的房子,现年44岁的甘肃省庄浪县万泉镇高川村村民高连仓和堂弟高居仓、万全镇东沟村三社村民万旭林一 起去购买瓷砖。在路南的瓷砖厂门口(泾甘公路165km+900m南侧路边),他们被自东向西(北侧)飞速冲来的无牌小型汽车撞于车下。高居仓与万旭林受 伤严重。

  高连仓当即撒手人寰,一家3口,转瞬间只剩下了一位白发人和一位未成年的孩子。

  “10.9惨案”发生时,正在路边收苹果的村民高玉化目睹了这一切。其当时就慌忙地打电话通知,又赶到镇卫生院叫大夫抢救。

  为赶时间救人,年迈的村民高银生骑上摩托车,带上受害者家人赶赴现场。然而,车祸现场的惨烈让高家上下放声大哭,乱了方寸。

  据了解,车祸发生时,高家兄弟高金仓正在河南,在得知噩耗后其即时折返,分秒未停,边行边为两个弟弟诵经祈祷,于当日凌晨5时赶回家中。“赶回家中,又能 如何,身为亲人,竟连看望死者的权利都被生生剥夺。”高金仓欲哭无泪地告诉记者,停尸房的保安声称,不让家属看望死者是“公安规定”。

  记者获悉,从10月9日车祸发生至10月28日拿到认定书,整整20个日夜,身受重伤的高居仓都在被抢救,尚未苏醒。其家属询问主治大夫,大夫郑重回答: “随时都会死亡。”三个受害人中,惟独万旭林带着精神与肉体的重创于10月21日出院。“能活着,已万幸。”万旭林家属说。

  期间,受害者家属曾多次到庄浪县交警队了解情况,但都被“请出”,对于交警队处理意见,肇事方的处理,死亡人的基本赔偿?躺在病床上高居仓的未来如何被安置?没人告诉他们。

  据当地知情村民向记者透露,这已经是高氏家族今年以来遭遇的第二起车祸。“上次发生在2014年1月23日,高家亲属驾驶的东风小康面包车被喝了酒的大型 拖挂车撞了。而交警队的现场出警人员却坚持认定责任各半,并任由涉嫌酒驾一方的司机找人顶替做事故登记。高家当时无奈接受了远低于实际修理费的所谓赔偿。 结果,高家的车被强行带进交警队修理厂,还被收取了500元一晚的停车费。”

  死者高连仓及其家人,都深信佛教,是正信的佛弟子。数十年来,高连仓深受病痛折磨,妻子很早离异,一直拖着病体侍奉父母,拉扯孩子。全家人挤在父母早年修 建的老屋中,年久失修,早已塌朽,该屋属全村最破旧的危房。高连仓父亲去世后,老母孤遗,为拉扯子孙个个成人,长年累月拖着病体耕种劳作,一位老人,干着 壮年人的体力活,成为家中主要劳力,风里来雨里去。本来,高家新房于今年年初正式动工,本是满怀希望地想让受尽苦辛的老母亲早日住进去。谁知,这屋一建就 是大半年,全村最早一家开工,到即将立冬,直至高连仓死亡都未完工。

  作为家庭顶梁柱的高居仓的严重受伤,也让其家庭几近瘫痪。据村民介绍,高居仓为人朴实,“如同一头没有脾气的老黄牛,长年累月没日没夜辛勤劳作,村里谁家有忙,只要讲出或看到,都会把自家的农活扔下去帮。吃苦、吃亏、本分的居仓,是全村最劳累的人。”

  跟众多突遇重大变故的家庭不一样,高家遭遇车祸之后,其更多的是考虑到了肇事方的压力,并没有过多地追究肇事方的责任。

  但一切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高连仓家属对记者表示,其与村民在车祸发生的第二日上午到庄浪县交警队了解事故处理情况,“最令人愤慨的,莫过于某警官的冷漠 与蛮横,对家属的询问,一概报以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而且口气十分强硬。当问到究竟什么时候能得到准确结果与答复时,该警官怒目圆睁,怒吼:不知道!” 高连仓家属对于当地交警的冷漠印象深刻,“我们多次找到庄浪县交警队事故科询问处理情况,但他们百般推脱、恶语相向。”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家属在交通责任认定书上看到,“高居仓”居然被写成了“高居仑”。“公民可以被错谬,官爷无错。在庄浪交警部门,这样的错谬,比比皆是,其不负责任之心态行为,于此可见一斑。”高金仓对记者表示。

  10月13日,在没有任何官方结果和意见的情况下,在没有任何激烈情绪的情况下,高家人选择了让高连仓入土为安。

  据高金仓介绍,那个早晨,寒冷又安静,按照当地风俗,弟弟高连仓的棺木没有进村就直接被送到了坟地。整个场面是异乎寻常地安静,没有激愤和吵闹,有的是对于死者的哀伤。

  另外记者了解到,该村全村家家自发出动,为高连仓送葬,为高居仓祈福,不约而同去了高连仓的墓地;庄浪众长者闻讯,亦自发来到死者家中,为高连仓超度助念。

  高连仓的英年早逝,给高家人带来了无尽的哀伤。但这一切和后来的遭遇相比,哀伤中则增添了些许的愤怒。

  “作为交通受害方的我们,不但无法得到应有的赔偿和补偿,还遭遇了交警一系列不公正待遇。我们是受害者家属,我们有权知道真相,有权要求庄浪交警公开透明 的处理此事,给死者在天之灵一个说法,给伤者一个说法!”高家亲属对记者表示。但这一天并没有顺利到来。 “我能凭一己之力扭转这个局面吗?”他们说。

  近年来,在甘肃庄浪县,无牌机动车非法上路、违法行驶等乱象日益突出,不仅严重扰乱交通秩序,影响地方形象,而且危及市民群众出行安全,已成为引发交通事故的“马路杀手”。而在一系列血淋淋的教训不断发生之后,交通监管部门的不作为也日益遭到当地群众的质疑。

  据庄浪县人民法院2014年10月编写的《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案件白皮书(2011-2013)》介绍,2011-2013年该法院审理的交通事故案件数量 上升幅度大。2008-2010年法院共审理交通事故案件89件,2011-2013年审理交通事故案件274件,比上一个三年增长208%。死亡人数居 高不下,受伤人数逐年增多,涉案标的增幅较大,2008-2010年法院受理的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涉案标的总额305.49万元,2011-2013年 涉案标的总额2749.05万元,比上一个三年增长了8倍之多。

  甘肃省庄浪县交通警察大队队长高士刚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近年来,庄浪县进城人数迅速增长,全县常驻人口约50万人,机动车随之大量增加,但道路基础设施建设长期滞后,大量路段不符合公路建设标准,‘这是导致交通事故易发的重要因素’。

  实际上,记者在庄浪实地调查发现,在街道和主干道上,时常有无牌私家车出现在眼前,这些无牌车司机随意乱走、乱停,给交通安全带来了极大隐患。

  据了解,庄浪县自2013年在城干道安装和重要公路安装摄像头后,却出现了一个奇怪现象:每次处罚的都是正常悬挂牌照的车辆,那些拆卸了车牌的、遮挡车牌的车辆更加猖狂行驶。别的车辆按线路排队等绿灯,有些无牌、遮牌车猛打方向进入逆向车道狂飙。

  “自从庄浪县交警对摄像头的依赖程度达到了无以复加的时候,给我的直接感受是,拆卸车牌、遮挡车牌的机动车现在成了这个县城的特权车,可以随意行驶,也没 部门查处,而我们自己本本分分正常挂牌,还会有违规的风险。”一位私家车主对记者表示,庄浪无牌上路行驶的车辆大概占到私家车总数的十分之一。

  与无牌无证车泛滥、交通事故频发相并存的,是庄浪县交警部门对“以罚代管”的热衷。

  “县城到处是红绿灯,能正常运转的没几个,满街道是摄像头,但没有一个严禁停车提醒标志,道路不标准,却硬是画出线来规范行驶。道路交通安全法明确规定, 交通部门要及时维修信号标志,设置警示标志,这点没做到,反过来,扣分和罚款却在这些不正常运转的信号灯帮助下与日俱增,本县司机大多都已不敢驾车出行, 外来司机更是被罚得一头雾水。”私家车主王先生对记者表示。

  据多位私家车主与出租车司机介绍,自从安装了摄像头,庄浪交管部门工作人员更多的时间只在办公室里看着摄像头光等着罚款,路口也很少见交警身影,“有时主要街道十字路口车辆乱成一团,也没见一个交警。信号灯坏了不修,指示牌不装,交警两眼只盯着罚款而不是让交通通畅。”

  记者了解到,一些交通事故的伤者被送到医院后,治疗费用昂贵,家属去找庄浪县交警大队让肇事方交费,交警部门往往告知肇事方无力支付,此后便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让受害者家庭一步步陷入“人财两空”的境地。

  “无牌车上路,本身就是违法行为。而在致人死伤的重大交通事故发生之后,交警部门却没有对车主采取相应的强制措施,还让受害者家属在承担失去亲人痛苦之 余,再次承担监管部门不作为带来的二次伤害。这不仅是庄浪县交警部门蒙羞,也让地方政府的形象打上了问号。”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吴长军向记者表示。

  对此,中国著名评论家、独立学者罗竖一指出,交警在处理案件、认定事故责任时理应秉中持正,严格依法行事,而且理当“急群众之所急,想群众之所想”。跟公 权力掌握者相比,普通大众通常总是处于弱势的地位。所以,我们一定“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如果交警的权力可以滥用,如果交警能够肆无忌惮地知法犯法,那 么,谁也不能保证下一个受到不公正对待的人不是自己。如此一来,普通大众人人自危,与国家机关的对立情绪便滋生蔓延。这些,应当引起执政者和社会大众的高 度重视。

  亦有专家指出,习总书记强调,要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对老百姓而言,“苍蝇”其实对他们的 直接伤害更大。希望地方能切实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让底层之声不再“被”沉默,让百姓的诉求被倾听、被实现。

  临近采访结束时,高家人泪流满面地再次告诉记者,就个体而言,他们别无所求,只希望官方能给死者一个合理的交代,给伤者一个满意的答复,给社会一个负责的 态度。当然,作为本地人,他们同时也希望官方能早日解决好庄浪的“交通乱象”丛生,以尽可能地避免恶性交通事故的发生。

  但对于这个家庭而言,一家3口,只剩下了一位白发人和一位未成年的孩子已是事实。临行时,记者看到13岁的高乾透过破旧的窗子安静的向外望着。高连仓母亲李接风在记者走出院门的一瞬间,则用压抑着的声音喊了一句,“我的儿啊!……”

编辑:新闻动态 本文来源:“109惨案”后的甘肃庄浪交通乱象调查

关键词:

友情链接:www.gidkatrin.com www.syjiaodai.com www.biggbLog.com www.cent88.com www.biggbLog.com www.tjruit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