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城”洪广营今昔

时间:2019-11-09 12:02来源:公司简介
纸糊的宁夏城,铁打的洪广营。在银川,但凡上了点年岁的人,大概都听过这句话。流传多年的顺口溜里,这座曾与宁夏城(今银川)相提并论的铁打城池,如今安在?近日,记者听闻

  “纸糊的宁夏城,铁打的洪广营。”在银川,但凡上了点年岁的人,大概都听过这句话。流传多年的顺口溜里,这座曾与宁夏城(今银川)“相提并论”的铁打城池,如今安在?近日,记者听闻有位当地的陈姓老人,多年来自发对洪广营进行研究,且制作出当年城池的复原模型,遂前往进行了探访。

  洪广营始建于距今400多年的明神宗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当时在此设立了游击署。清乾隆五年,被地震毁坏的洪广营重修完工,“城围二里六分,高二丈四尺……”此时,“巍峨壮丽”的洪广城,已与平罗、石嘴子并列为宁夏北部三大兵营,驻兵近千。铁城新闻网

  令洪广营知名的不仅是重要的军事地位。明清两代,洪广营同时又是南通宁夏城、北达汝箕沟产煤区的枢纽;是西接贺兰山麓诸堡,东连黄河沿岸新户地的中心。文化经济发达。清代,在洪广营的集市上,商贾云集,晋、豫、川、陕等外地客商众多,这里的皮毛、甘草、药材等特产远销全国,享有盛誉。

  洪广营的冷落,从民国时代就已开始。1924年,常信设立集市后,平罗县署决定将洪广营集市迁至常信堡,古城由此开始逐渐冷落。解放后,随着1958年包兰铁路通车,洪广营所处的地位更显偏僻、交通梗塞,退化的命运已然注定。

  更令人可惜的是,这里古迹的破坏与消亡。1933年,马鸿逵为抵挡孙殿英来犯部队,请来青海马步芳的一个骑兵团,在洪广营驻扎一月有余。驻军为修工事,将城内外所有寺庙、殿阁的牌匾、门窗等拆去使用。建国后的“”时期,人们认为破庙旧寺,维修无资,保留无用,遂悉数拆除。而曾经坚固无比的城墙,也在那几年被作为土地的“肥源”,刨挖几尽。

  由银川正源北街一直向北,约摸20公里的路程,就是当年那座“铁城”所在,现在它的名字叫洪广村,与喧嚣的公路相距不过1里。

  洪广营的有名,还数那句耳熟能详的顺口溜。民间流传的故事是这样的:康熙在宁夏微服私访,一日骑驴来到洪广营,因军纪森严,夜晚不得入内,只好连夜返回宁夏城,这时的宁夏城城门自然也关着,但经婉言说通得以开门放行。于是,康熙表扬洪广营纪律严明,而批评宁夏城军令松弛、防卫不严。顺口溜中的“纸糊的宁夏城,铁打的洪广营”,即来源于此。

  正史记载,康熙来宁夏确有其事,但是不是到过洪广营?有没有封过“铁打”的称号。没有依据,也不合逻辑,只能当传说听听。

  传说里“铁打”的城,如今就在脚下。站在洪广村西南角的村口向北望,还能见一截残存的夯土墙体,长约50米。墙体一侧,是还未春播的田地,隐约泛着盐渍化的白;另一侧,是城内错落分布的低矮房舍,许多远观便能发现已经荒废。

  村口遇到的一位马姓村民说,现在村里只剩三四十户人家,大都是留守的老人。“年轻些的都搬了出去,再有就是到外面打工挣钱去了”。上午的阳光下,眼前的这段古老夯土,透着一种显而易见的冷清。

  洪广营的故事当然不止这一传说,此次与我们同行的还有村里的王林,他是洪广村村部的会计,44岁。他记得小时候的城墙要比现在长得多,他和伙伴们在上面玩啊跑啊,但“更久些的事儿,就得问村里的老人了”。

  陈产荣,75岁,正是我们想找的那位洪广城模型的制作者。16年前,从教师行业退休后,他一直在对洪广营的历史进行着自发的整理与研究。说起“模型”,陈产荣说已经是数年前的事了,而且现在已不在自己手中。因此,我们见到的只是一张他当时留底的照片。尽管如此,铁城新闻网不甚清晰的模型图像里,当年古城的繁华与风光仍可感知。

  清代,洪广城、平罗、石嘴子并列为宁夏北部三大兵营,驻兵近千,不仅有着重要的军事地位,也是南通宁夏城、北达汝箕沟产煤区的交通枢纽,是周边经济文化的一个中心地域。然而,走在如今的洪广村,擦身而过的许多房舍,已然荒废。房间路旁,不时还会有丛生的芦苇枯黄的身影,在初春的凉风里摇摆。不远处的一方土台之上,是一间新修的小型古建——玉皇阁。虽然簇新,但透着一种没有历史的“寒酸”。

  在王林的指引下,我们向村子的另一边走去。铁城新闻网在如今村落的东北角及东部一线,还断断续续残留着大约300多米的城墙。从断面来看,这些城墙当年的夯筑层相当结实细密,只是现在已如此落魄。

  “这里是三教台,那是文昌宫,还有鼓楼、玉皇阁……”在陈产荣对着照片的指点之中,那些已经消失了的往事慢慢浮现。旧时繁盛时期的洪广营,不仅有着众多的古迹,市面上也是商贾云集,各种店铺、作坊应有尽有,尤以洪广营二毛裘皮享有盛誉。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铁城新闻网民国时期,芬兰商人1926年在此创办了洪广营甘草膏公司。这家以蒸汽为动力的企业,是宁夏历史上第一家机器工厂,有着标志性的意义与开端。凡此种种,洪广营的人文积淀可谓丰厚。

  当然,一切也只限于记忆。更令人可惜的是,诸多古迹的快速消亡。深知洪广营人文历史的陈产荣,在多年的整理和研究过程中,也曾数次与意图在此开发旅游的人接触,但每次都无果告终。甚至,还有过令他伤心的“受骗”经历。

  “我也不想再去想这些事了。除了这几段墙,现在的洪广营也快啥都没了。”陈产荣说,语气里带着种无奈,铁城新闻网甚至是“赌气”。“即便是这仅剩的几百米墙,也不知啥时就没了。每次知道有人想挖,我就跑过去劝,告诉他们,这样会有人来跟你打官司的……”当然,他也只能这么说说。

  所在是早已清冷的洪广营。给我们作完介绍的陈产荣,背着双手向他的老房走去,微缩着肩膀的瘦削身影在长长的村庄土径上显得有些寂寞。

  新闻刊载许可:国新办发函[2003]01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宁)字第056号ICP许可证号:宁ICP备12000087号

  地址:宁夏银川市金凤区宁安大街490号银川iBi育成中心 邮编:750011 电话

编辑:公司简介 本文来源:“铁城”洪广营今昔

关键词: 铁城新闻网

友情链接:www.gidkatrin.com www.syjiaodai.com www.biggbLog.com www.cent88.com www.biggbLog.com www.tjruitian.com